您的位置:首页 > 离婚赔偿 > 正文

老公赠与小三数十万,妻子气愤起诉终索回

作者 admin 浏览 发布时间 2018-07-16 21:36:05


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听到某个男的在外面有第三者,并且还向第三者送钱送车送房,这种时候,作为妻子一方该如何维权呢?妻子能不能通过法律手段将老公送给第三者的房、车、钱要回来的呢?我们先看看以下案例: 
 
案情概述:
贺某和刘某是一对儿夫妻,结婚十多年了。近年,刘某与李某产生了婚外情,自2014年至2016年,刘某通过银行、支付宝转账方式向李某汇款282614元。其中,2015年3月5日,刘某通过银行汇款20万元给李某,汇款记录用途为其他。后刘某与李某之间关系日渐疏远。刘某遂以民间借贷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李某归还其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出借的款项20万元,法院以刘某主张借贷关系证据不足为由驳回其诉讼请求。 
为要回钱款,现在刘某的老婆贺某作为原告,以刘某为被告、李某为第三人起诉到法院,认为除上述282614元外,刘某还通过支付宝购物,向李某赠与价值10余万元财物,并通过替李某支付房租、购物、给付现金等其他方式赠与40余万元,刘某赠与第三人李某的财物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刘某私自赠与行为损害了原告贺某的财产权益,请求判令:确认刘某与第三人李某之间的赠与行为无效;第三人李某向原告返还382614元。 
 
被告辩称:
刘某辩称:其与第三人李某之间确曾发生过婚外情,原告诉请返还的争议款项确系被告赠与第三人李某的。 
 
第三人李某辩称:
本案款项中的20万元系刘某补偿第三人堕胎所遭受的损害,该20万元款项系赠与补偿款,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其他款项系刘某支付二人同居期间日常生活开支。刘某对涉案款项有权处分,现财产已经转移,第三人已经合法占有涉案财物。 
 
本案的争议焦点: 
争议焦点一即刘某给予第三人的财产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本案中,原、被告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未约定共同财产归各自所有,且第三人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财产归各自所有,故应认定原、被告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是夫妻共同财产制。被告给予第三人的款项中282614元,属于原、被告夫妻共同财产,双方不分份额地共同享有所有权;另就原告主张的10万元应返还的款项,因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该款项与本案的关联性,故对原告主张的第三人返还10万元款项的诉请,不予支持。 
 
争议焦点二即被告给予第三人的282614元是否构成赠与。
本案中,第三人答辩该款项属于被告补偿其堕胎所遭受的损害及二人同居期间所支付的日常生活开支,第三人该答辩意见有违公序良俗之要求,且未提供符合法律规范的证据证明其遭受损害范围及该损害与被告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故对第三人该项答辩意见,不予支持。现被告将282614元无偿给予第三人,第三人实际接收了上述款项且未证明其给付之对价,因此,被告给予第三人282614元的行为构成赠与。 
 
争议焦点三即该赠与行为的效力问题。
本案中,对被告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的,原、被告夫妻双方应当协商一致,任何一方均无权单独处分夫妻共同财产。对被告未经原告同意超出日常生活需要将共同财产赠与第三人,系擅自处分共有财产的行为,应认定该赠与行为无效。无效赠与行为自始无效,第三人因此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
 
最终判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条、第六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八十九条、第一百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七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法院判决:
一、确认被告刘某与第三人李某之间的赠与行为无效;
二、限第三人李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贺某返还282614元;
三、驳回原告贺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从上述案例可知,男方背着妻子,单方将夫妻共同财产赠送给小三的行为是无效的,作为妻子一方是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索回的,而第三者到时可能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可悲下场。